中共繼承了孫中山的遗志嗎?

作者:黃鈺凱

自江澤民在位起,中共對孫中山的推崇比台灣的中華民國還熱乎,每逢其誕辰與忌日都要舉行紀念活動,每逢十年都在首都舉辦高規格的紀念大會,可謂不是國父勝國父。中共已經把孫中山工具化,就是通過儀式把歷史虛無主義變成國人的社會集體記憶,把孫中山的革命與毛澤東的革命做意識形態式的鏈接,把「中山裝」作為皇帝的新裝,從而在孫中山這個政治符號上找到執政合法性。在紀念孫中山誕辰150年大會上,習近平又一次重複那個瀰天大謊——中共是孫中山革命事業「最忠誠的繼承者」。

一、南轅北轍的遺志繼承

習近平在講話中恬不知恥地說:「中國共產黨人忠實繼承孫中山先生的遺志」,「完成了孫中山先生的未竟事業」,「建立了人民當家作主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孫中山先生致力於建設的獨立、民主、富強的國家早已巍然屹立在世界東方」。

孫中山當年從事革命的終極目的是要建立一個「自由、平等、博愛」的共和國,實現「民有、民治、民享」,以憲政代替專制制度。這個終極目的與今天的中國現實南轅北轍,形成鮮明的反差對照。

(一)今日中國,「自由」在哪裡?

先說新聞自由。民國時期雖然引進了蘇聯的新聞審查制度,但允許民間辦報,《大公報》和《申報》等民辦報紙每期都登載批評政府、揭露和諷刺社會醜惡現象的文章,左翼作家包括共產黨員都可以公開在國統區發表作品,左翼作家聯盟還先後辦了十幾份刊物,中共機關報《新華日報》可以在國統治區出版發行。今天的中國,所有媒體必須「姓黨」,必須是「喉舌」,必須是「正能量」,所有媒體都是「宣傳戰線」,所有媒體人都是「思想政治工作者」。

再說言論自由。在網上發個批評政府和「醜化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帖子,這人就「失踪」了。敢言的維權律師、獨立時評人、自由撰稿人,甚至是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都以「顛覆罪」被關進監獄。中共體制內的人更是沒有言論自由:「政治紀律」、「政治規矩」成為每個官員和知識分子的緊箍咒,誰「妄議中央」誰就要被「一劍封喉」(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語),其「政治生命」就結束了。

三說人身自由。憲法規定的自由結社權力和遊行示威權力,早已變成地中海皮亞諾扎島上的「第二十一條軍規」。越級上訪就要被「截訪」,就要被勞教,被關進黑監獄、精神病院、上訪學習班,甚至被關進太平房(停屍房)。不僅是新疆人的護照要交公,全國官員的護照也要交公。對旅遊嚴加限制,一些中國學者經常被迫取消在國際會議上的露面。限制一年出境游的次數,出國行程必須在活動結束後24小時內結束,這導致中國學者無法參加在同一個週末之前和之後召開的兩個境外會議。

中國人只能在26個字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能找到「自由」,但這26個字的海報卻作為封條貼在中國唯一文革紀念館(位於廣東汕頭)的石碑和題辭上,這是多麼大的諷刺!

(二)今日中國,「平等」在哪裡?

中國人從上小學起,就被紅領巾和三道槓分成三六九等。小學和中學都有重點校和普通校之分,房價最高的是靠近重點校的「學位房」。有錢有權的人可以為孩子買高考加分,可以冒名頂替窮人家的孩子上大學,上了大學可以花錢轉系調院。 「紅二代」們到國外讀完「野雞大學」,海歸後總有辦法「考進」國企和政府機關。在分配上搞「雙軌制」,事業單位退休的人每月可得到四五千元的退休金,而一個煤礦工人只能得到2000元的退休金。在國外,煤礦工人幹八年就是中產階級了,可是中國的很多煤礦工人乾了一輩子還沒有坐過飛機去旅遊,這是多麼殘酷和血腥的剝削啊!目前中國大陸1%的家庭擁有全國30%以上的財產,而社會底層25%的家庭僅有全國1%的財產。農民至今沒有獲得國民待遇,成了二等公民,即使許多農民進城打工、經商、定居,也難以和城市居民有同等待遇,如子女上學要多交巨額「擇校費」。三個同班小學生遇車禍遇難,兩個城鎮居民的子女賠償金20萬元,而那個進城經商定居多年的家長只因為是農村戶口,賠償金只有5萬元。這難道不是變相的種族隔離和種族歧視嗎?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宋英輝說,6000多萬留守兒童,加上3600多萬的流動未成年人,總數在1億左右,大約佔全國3億未成年人的三分之一。

留守兒童失學率、犯罪率、自殺率居高不下,2012年,貴州畢節市5個流浪討飯的留守兒童在垃圾箱裡過夜,點火取暖時一氧化碳中毒身亡。 2015年,還是在畢節市,一家4個留守兒童集體自殺,遺書中寫道「死亡是我多年的夢想」。天下苦秦久矣,天下苦戶籍制度久矣。但中共還在「穩步推進戶籍改革」,搞什麼居住證制度、「積分落戶制度」,繼續為既得利益集團提供保護。

(三)今日中國,「博愛」在哪裡?

「以階級鬥爭為綱」的社會不可能有博愛,今天的中共不在提階級鬥爭,但仍然搞所謂的「人民民主專政」,仍然在製造「國內外敵對勢力」,仍然在挑動群眾鬥群眾, 「博愛」根本就沒有生存土壤。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曾經指出:「在現代意義上,所謂政治,旨在建構主權、區分敵我、釐清公私、進行決斷、提供和平,其間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以共和國是全體國民分享的公共空間為基點,而以立憲民主支撐,建構起一個全體國民政治上和平共處的大框架。因而,共和國之內,只有違法犯罪者,而無敵人。在國家政治意義上,將敵人常態化,而建構一個阿倫特所謂的「客觀的敵人」,此種理路,說到底,還是一種極權政治心理,正與此背道而馳。」(許章潤演講稿《重申共和國這一偉大理念》)中共要求官員「講政治」,絕對不是講孫中山的「共和」,而是講「與黨中央保持一致」,講「穩定壓倒一切」,人民去北京上訪就是破壞穩定,在他們眼裡就是敵人。正在中國熱播的馮小剛導演的電影《我不是潘金蓮》中,那些官員哪怕有一點「博愛」,李雪蓮就不會經歷那麼多苦難。他們「講政治」,但他們不是政治家,而是政客,政客只為政黨、集團和個人利益著想,不可能做出有博愛的擔當。

中國政客的博愛只能體現在權力、金錢和美女上,體現在二奶和小三及「失足婦女」身上。百分之九十五的貪官包二奶,剩下的百分之五是女貪官,但也包「二爺」。中國共產黨已經是「中國通奸黨」。

在中共「敵對勢力」意識形態的灌輸下,「愛國賊」們已經習慣用仇恨的眼光看世界。美國世貿大樓倒塌,日本海嘯都引發中國「愛國賊」的狂歡。別人受難了,他們卻覺得中國贏了,並且相信:凡是對國外有利的,都是對中國不利的;凡是對國外不利的,都對中國有利。最近,網民們用中共喉舌的格式語言「中國或成最大贏家」進行集體造句,以諷刺「愛國賊」的病態心理。 《聯合早報》評論員霍月偉認為,這種病態心理「反映的是部分中國人對叢林法則的認同,對於中國以外的世界,存在著隔膜、敵對、陰謀論、受害者的心態。」

民以吏為師,官員與電信詐騙犯的信仰和理想是高度統一的,就是中央電視台防詐騙公益廣告裡的那句話:「我在乎的不是你的血汗錢,我在乎的只是你的錢」。就是這些官員帶領中國人民進入了一個「互害時代」,毒牛奶、毒蔬菜、毒跑道、地溝油、豆腐渣工程,成為時代產物。種菜的不吃菜,食品加工的不吃加工後的食品,修橋建路蓋樓的不管以後路是誰走,橋是誰過,樓是誰住。這種被害與害人的「互害」生態鏈條,有多少人能逃脫?據媒體報導,2016年前半年,全國立案電信詐騙案35.5萬起,同比上升36.4%,造成經濟損失114.2億元人民幣。但這還只是被立案的詐騙,而實際發生的電信詐騙遠不止這些,現在在城市中幾乎人人都接到過詐騙電話。前不久一個即將入讀大學的18歲女孩被詐騙學費9900元昏厥離世的新聞,帶出了各地不是新聞的新聞。江蘇省江陰市今年共有285名學生遭遇電信網絡詐騙,被騙金額116萬餘元人民幣。而河南省的一個村莊竟成了詐騙村,從以前的靠冒充軍人詐騙,到現在的電信詐騙,竟然使一個貧困村變成了富村,每家每戶都能拿出上千萬元人民幣來,每一家都有一輛轎車。試問,世界上有哪個國家會有如此嚴重的社會詐騙現象?一個「人吃人」的國家「早已巍然屹立在世界東方」。

(四)今日中國,「三民主義」在哪裡?

「民族、民權、民生」,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來自美國總統的「民有、民治、民享」。 1921年3月6日,孫中山發表題為《三民主義之具體辦法》的演說,其中就提出:「他(林肯)這’民有、民治、民享’主義就是兄弟(孫中山)的’民族、民權、民生’主義。」

「民有」表歸屬,說明政府屬於人民所有,而不是人民屬於政府所有,人民是政府的主人。 「民治」表執行者,說明政府由人民管理,在這個政府一切的行事,包括運用(治)和不運用政治權力的時候,是人民(或其公選的代表),而不是官員來執行。 「民享」表目的,說明政府是為人民服務的,政府以人民的目的為目的,而不是人民以政府的目的為目的。並且,人民願意「享」時,這個政府就必須讓人民「享」;不願意「享」時,政府無權要求人民去「享」,否則就違反了「以人民的目的為目的」的原則。

今日中國,「三民主義」早就泡湯了。人民連政府的大門都進不去,主人要給僕人下跪,送禮,唱讚歌,甚至把自己的老婆和女兒獻給僕人當二奶和小三。 「民有變成黨有」,國家的飯鍋變成了黨的飯鍋,習近平「絕不允許吃黨的飯砸黨的鍋」,公開挑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重新確立了「食君之祿忠君之事」的政治倫理。 「民治」更是奢飾品了,誰要求啟動官員財產陽光法案,誰就要有牢獄之災。人大代表候選人要經過黨委領導下的選舉委員會推薦,你想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選,你連家門都走不出來。選民不認識選票上的候選人,只能填寫特朗普和日本妓女蒼井空。遼寧省選舉產生的102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中,竟有45名涉及拉票賄選,佔代表總數的近45%。 619名省級人大代表竟有523人涉及賄選,佔代表總數的84%;而其中遼寧人大常委會共62人,其中38人涉案。在上海財經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發布的《2016中國財政透明度排行榜》中,僅有兩個省份是合格的。 「民享」更是白日做夢的事兒,當你聽到政府說要「為人民服務」時,這預示新的一場搶劫就要開始了,這時候你不願意「享」也得「享」 ,自焚跳樓也得「享」。

今日中國,「無產階級先鋒隊」的隊員們富可敵國,一個副廳級幹部五年受賄三億多元(龍煤集團物資供應分公司副總經理於鐵義),一個處級幹部家裡放著兩億元零花錢(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一個科級干家藏1.2億現金、37公斤黃金、68套房產證(北戴河供水總公司總經理馬超群),一個城管中隊長家有2000萬元財產(廣州番禺城管中隊長蔡彬、白雲城管中隊長王寶林)……與無產階級先鋒隊員對比的是,湖南衡陽縣界牌鎮14歲的湯銀霞、8歲的湯溪林,在放學路上撿垃圾堆裡的食物吃,吃進了老鼠藥中毒死亡;河北保定農民鄭艷良因不堪右腿腐爛生蛆,自己用一把鋼鋸、一把水果刀,嘴裡咬著一個裹著毛巾的癢癢撓,為自己做了「截肢手術」;甘肅康樂縣景古鎮28歲的年輕母親楊改蘭,殺死自己的4個孩子後自己又服毒自殺,接著丈夫自殺,事件的原因最終定格在貧窮,無低保,甚至孩子上學都沒件新衣服。

習近平說「可以告慰孫中山先生」,國家富強已經實現了。若無每一國民的自由和富強,要國家富強與偉大成就有什麼用處?當年的大清朝在世界上也很富強,但被奴役的大清臣民還是一盤散沙。江澤民和朱鎔基說過「讓全體人民共享改革發展成果」,胡錦濤和溫家寶說過「讓人民活的更幸福更有尊嚴」,習近平和李克強說過「讓人民有更多的獲得感」,三十年過去了,貧富差距越拉越大,中產階級斷層。問題在哪裡?就在那個「讓」字,共產黨的「民享」,是我讓你享你才能享,僕人與主人的位置顛倒;而孫中山的「民享」是我要享就自己享,不需要一個僕人的恩賜。

(五)今日中國,「憲政」在哪裡?

孫中山所推動的是從民權走向憲政,中共卻在剝奪民權的同時堵住憲政,甚至不能容忍任何改良,將憲政理念視為「西方陽謀」。 2013年5月30日,《黨建》發表鄭志學的文章《認清「憲政」的本質》,其理論是「主張憲政就是顛覆政權」。

習近平在講話時,為中共背離孫中山的憲政遺志找藉口:「世界上沒有一個民族能夠亦步亦趨走別人的道路實現自己的發展振興,也沒有一種一成不變的道路可以引導所有民族實現發展振興。」憲政是人類最大的文明成果,

是人類數千年來政治實踐探索中對專制獨裁和人治否定的產物,其基礎屬性是與之相對的民主與法制——依《憲法》規範公權和私權的邊界。這才是「憲政」的本質,遑論西方東方和姓社姓資。真正實施中國人自己制定的符合憲政框架的憲法,就是中國憲政,而不可能是西方憲政。世界上的絕大多數國家實行了憲政,難道都沒有「實現自己的發展振興」?你不願意「亦步亦趨走別人的道路」,偏要亦步亦坎「摸著石頭」過河,淹死人是「多難興邦」,搶救溺水者是「社會主義優越性」和「人間奇蹟」。走這條「特色」水路,付出的代價太慘重了,實現的是斷子絕孫式的「發展振興」。

憲政可以讓反腐永遠在民主和法制上,而習近平的反腐只能「永遠在路上」,因為習近平的反腐敗仍然在用明朝的辦法,依靠東廠、西廠、錦衣衛反腐。這種辦法因沒有憲政所具有的可以一勞永逸、自動運行的律法系統和監督系統,沒有憲政所具備的自我修復、自我控制、自我新陳代謝、自我調節的免疫力祛病功能,運動式的反腐只能越反越腐,出現「頂風上」和「不收手」是正常現象和「新常態」。用明皇朱元璋的話說就是「我欲除貪贓官吏,卻奈何朝殺而暮犯」。

習近平的「反腐鬥爭永遠在路上」,是一路人鬥人,一路廉政教育的折騰,一路官員跳樓割腕,一路擴編反腐機構,一路鋪錢追逃,需要付出額外的、巨大的社會成本,而最終攤到納稅人的頭上,人民是最大的犧牲品。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已經看明白,孫中山的憲政理想才是真正的「中國夢」,但這個夢被強奸了。

(六)今日中國,「共和」在哪裡?

今日中國,不僅把孫中山革命的終極目的「繼承」到歷史的垃圾堆裡去了,就連「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名里的「共和」都無影無踪了。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冒著「妄議中央」和「顛覆罪」的危險大聲疾呼:「今天必須重申、再次重申:這個叫做’中國’的家國天下,是十幾億國民分享的公共家園,而非一黨一派、一家一姓的私產,更非憑藉強力攫取、代代承續的所謂江山。打江山坐江山保江山,早已是不合時宜的王朝政治心理。此前為立基於政制之政治,此刻為有違政制之反政治。故而,中國之為億萬國民所分享共有,意味著排除了將國家當作權力的殖民地,而以征服者身份凌駕於國家之上,將人民當作擄贖的人質這一極權政治思路。增強國家治理能力,健全國家治理體系,這一偉大的現代理念,不能無意中變成嚴防社會成長、打擊商人階層、限制思想自由這一商鞅式法家的刻薄寡恩。其為中國文化偏鋒,置身諸強爭霸時代,有利君主專權,一時間,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但絕非常態政治下的長治久安之策。令人遺憾的是,某種商鞅式理念似乎正在侵蝕歷經百年方始積攢下來的共和理念,人民主權理想遲遲未能落地制度化,正與其相表裡。」

二、皇帝穿中山裝擋不住中央

中山裝是由孫中山親自設計並以孫中山的名字命名的一種服裝。從毛澤東到習近平,五代國家領導人都在參加一些重要慶典和外交活動時穿中山裝,以顯示中共是孫中山的正統繼承者。

穿中山裝並不等於繼承了孫中山的遺志,因為孫中山不僅親自設計了中山裝,還親自在公開場合闡述了該服裝的思想和政治含義:

衣服外的四個口袋象徵「國之四維」(即禮、義、廉、恥)。袋蓋為倒筆架型,寓意為以文治國,依靠知識分子。前襟的五粒鈕扣和五個口袋內(一個在左胸內側)分別表示孫中山的五權憲法學說。左上兜內裝的是立法權,右上兜裝的是行政權,左下兜裝的是司法權,這三權叫間接民權。右下兜裝的是考試權,屬直接民權。左胸內側口袋裡裝著人民監督。為什麼要把人民監督藏在裡面呢?因為它是民眾的「殺手鐧」,它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突然殺出來,彈劾你。所以,你要戰戰兢兢地當官,老老實實地為民做事。左右袖口的三個鈕扣則分別表示三民主義(民族、民權、民生)和共和的理念(平等、自由、博愛)。衣領為翻領封閉式,表示嚴謹的治國理念。

2014年3月22日,習近平在訪問荷蘭、比利時出席國宴時,穿的是一件被中國媒體和服裝設計師稱為「改良了的中山裝」,這款不倫不類的服裝,把中山裝的翻領改成立領,外面只有三個口袋,少了一個胸袋,而且都去掉袋蓋變成暗袋。前門襟沒有採用五顆明扣,是三個暗扣。那個胸袋是個口袋巾。

不知道這套服裝的設計思想和政治含義,但可以猜出和推理出這樣的設計理念:衣領立起來了,宣示中共在大陸推翻了孫中山建立的亞洲第一個共和國,卻繼承了封建王朝的皇權,一個世界最大的獨裁專政國家「早已巍然屹立在世界的東方」。三個口袋,指「三個代表」和「三大口袋罪」——尋釁滋事罪、擾亂公共秩序罪、顛覆國家政權罪。三個暗扣,象征東廠、西廠和錦衣衛。吊袋改暗袋,倒筆架型的袋蓋去掉了,意指用「組織紀律」和「政治規矩」對「妄議中央」的人封口,徹底消滅了知識分子。只設一個胸袋,意指一黨專政,裡面裝的口袋巾是用來重複謊言時擦口水的。

不管對中山裝怎麼改良,都是「皇帝的新衣」,都是一塊擋不住中央的遮羞布。

三、孫中山為今天的中國畫像

2003年,一部比較接近孫中山真實形象的電視連續劇『走向共和』在CCTV播出後反響巨大,但據媒體披露,在最高層直接干預下,刪減了許多孫中山痛批專制以及涉及發展民主憲政的鏡頭,片尾孫中山關於三民主義與​​五權憲法的演講也全被刪除。即使這樣,也在播出一次後禁止重播。孫中山就是在這次演講中,對民國六年的政治生態畫了一幅像:

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我們本來是共和國,可怎麼一次又一次地出現了封建主義專制主義的東西?這個問題不解決,專制復辟,就是必然的,共和國就永遠是一個泡影!

共和的觀念,是平等、自由、博愛嘛。可民國六年來,我們看到的是什麼?各級行政官員都視法律為糞土,民眾,仍被奴役著。

民國應該是自由之國。自由是民眾天賦的權力!可民國六年來,我們看到了是什麼?是只有當權者的自由——權力大的有權力大的自由,權力小的有權力小的自由,民眾,沒有權力,沒有自由。

民國應該是博愛之國。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可民國六年來,我們又看到了是什麼?是只有民眾,對當權者恐懼的愛;而當權者對民眾,只有口頭上虛偽的愛。那種真誠、真摯的博愛,我們看不到啊!

民國,更應該是法制之國。可民國六年來,我們看到的是行政權力一次又一次地肆無忌憚地干涉立法:你不聽話,我就收買你;你不服從,我就逮捕你,甚至暗殺你。立法者成了行政官員隨意蹂躪的妓女!

那行政是什麼呢?行政,應該說是大總統及其一整套文官制度,應該是服務於國民,行共和之政。可民國六年來,我們看到的是什麼?是一個打著共和旗幟的「家天下」,在這個「家天下」的行政中,我們根本看不到透明的行政程序,更看不到監督之製。那些行政官員是如何花掉民眾的血汗錢,民眾不知道那些行政官員把多少錢揣進了自己的腰包!你們不知道吧,我也不知道。

你們都知道司法是裁判吧,這個裁判的原則是什麼?是一部主權在民的共和國憲法。可民國六年來,我們根本沒有看到這麼一部憲法嘛。就那部不成熟的《臨時約法》,也一次又一次地被強姦!

有人說——不不不,不是一個人,是有一些人說,共和國,它只是一個稱號而已,你孫大砲說的這些太虛幻,太遙遠,不符合國情,它就像一個氣球,看著很美麗,可一飛上天哪,嘭,破滅了!我想請問你:我們不要共和了嗎?難道共和真錯了嗎?如果我們不要共和,那我們有的就永遠是專制;如果我們不要共和,那我們有的就永遠是被奴役!

孫中山的這幅民國政治生態畫,放在今日中國多麼相像,就像複印和翻拍的一樣。孫中山好像有先見之明,他在生前就取消了中共對他遺志的繼承資格。 1923年1月26日,孫中山與當時的蘇聯外交部副部長越飛(Addolf A. Joffe)發表共同宣言,宣言第一條就說:「孫逸仙(孫中山又名)博士以為,共產組織甚至蘇維埃制度,事實上均不能引用於中國,因中國並無可使此項共產主義或蘇維埃制度可以供之情形存在。」中共說自己是孫中山遺志的「忠誠繼承者」,這是對孫中山的極大侮辱。

中共繼承了孫中山的遗志嗎?”的一个响应

Add yours

  1. 首先明確立場我是站在民國派的。但是有幾點希望注意一下,不要日後被粉紅用來做聲討的點。(二)點中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應為26個字,而農村二等公民方面已經得到改善,戶口轉換現在簡單很多,看似會更加平等了。
    三民主義在哪那段希望可以加入更多關於民族文化被抹去的論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 WordPress.com 上创建免费网站或博客

向上 ↑